【多寶網登入】長城腳下的戚家軍後人:巡護42年,講長城故事被譽“掃地僧”
2020-11-27 21:08:48

42年來,秦皇島海港區城子峪村村民張鶴珊幾乎每天都要花上半天時間,巡護自家附近的那段長城,歲月如梭, 他從一個少年變成了一位老者。除了守護長城,他還收集長城的故事傳説,再與更多的人分享。如今,他出了書,還在抖音上擁有超過25萬的粉絲。

張鶴珊還有一個自豪的身份——明代戚家軍的後人。這些年來,在巡護長城的同時,他也在長城上尋找與明代戚家軍相關的線索。

在視頻中分享長城趣聞

講述“媳婦樓”傳説

河北秦皇島的一場雪後,住在該市海港區駐操營鎮城子峪村的張鶴珊像往常一樣早早起牀,走上踏雪巡護長城的路。

張鶴珊的家就住在長城腳下200米遠的村子裏,這條巡護之路他從23歲起,已經走了42年,一路的一磚一石、一草一木,他再熟悉不過了。

積雪讓長城上變得濕滑,走起來比平時更費力。很快,張鶴珊就有了發現——長城上的積雪中留下了一串野生動物經過的腳印。他根據經驗判斷,這些腳印應該是狐狸或者野貓留下的。“昨天下大雪,估計它是跑到敵樓那躲避風雪了。”他説。

巡護長城時在雪地上發現的動物腳印

這段有趣的短視頻,最近被張鶴珊發在自己的抖音賬號裏,引起了很多網友的興趣。有人好奇地問他這些動物冬天吃啥?還有不少人在猜測留下腳印的到底是什麼動物?

因為巡護的是一段野長城,這些野生動物並不算稀客,張鶴珊説,除了狐狸,之前這裏的山上還曾發現過貉子、獾子、野雞、野兔等野生動物。

除此之外,張鶴珊的另一段關於長城的視頻也引來很多人的關注,他在視頻中向網友講述了在董家口長城上一座名稱特別的敵樓“媳婦樓”的故事。

民間傳説,明朝時一名守衞長城的士兵名叫吳三虎,他在一次戰爭中為國捐軀,在處理後事時,他的妻子不要發放的撫卹金,唯一的要求是替丈夫繼續守衞這裏。女子守城,這在當時是一件不現實的事,但他的妻子態度非常堅決,為了表示決心,她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“王學蘭”,意思是學習花木蘭的精神。戚繼光一看這位女子如此愛國,親筆為她寫下了“忠義報國”四個大字,並在附近的董家口村和城子峪村為她招募了50名結過婚的女子,陪她一同守衞這座敵樓。因此,後來大家便把這座敵樓叫做“媳婦樓”。

董家口長城上一座名稱特別的敵樓“媳婦樓”

如今,“媳婦樓”的東西樓門上能清楚地看見“忠義報國”四個字,相傳這是戚繼光調走後,王學蘭為了紀念他,特意從山腳下請來一位石匠刻上去的。

現場破解謎題

指出電視劇中的錯誤

張鶴珊還在視頻中解開了不少留在長城上的“謎題”。垛口的側面為什麼是斜的?他通過親身演示,向網友講解這一可以有效保護防守者的巧妙設計,同時指出一些電視劇鏡頭裏的錯誤。單是這一條視頻就獲得111萬網友點贊,1.8萬人留言討論。網友稱讚他是“長城界的掃地僧,研究長城研究得透透的!”

張鶴珊和他守護的長城

1978年開始,張鶴珊便自發巡護城子峪一帶的長城;1997年,他成為“中國長城學會”的首位農民會員;2003年起,他正式被當地政府聘用,成為一名長城保護員。這些年,張鶴珊都擔負着董家口至平頂峪約10公里的長城巡護工作,直到去年,考慮到他年紀大了,當地將他負責的區間調整為董家口至城子峪之間大約6公里的一段長城。

冬天8點多出發,夏天則5點多就要動身,他幾乎每天都要花上五六個小時,在這段長城上來回走一趟。粗略估算,40多年來他在長城上行走的距離加在一起,可以繞地球三圈半。

張鶴珊巡護長城

為證實敵樓“身份”

花10年尋得一塊殘碑

其實,張鶴珊還有一個令自己感到驕傲的身份——明代戚家軍的後人。這些年來,在巡護長城的同時,他也在長城上尋找與之相關的線索。

張鶴珊幾十年如一日地守護長城

在多數人的印象中,明代戚繼光組建戚家軍,在東南沿海勇猛善戰、屢立戰功。實際上,1568年戚繼光任薊州總兵後,為全面重修這段長城,從浙江義烏等地調集精兵強將,並允許外地官兵的家屬隨軍守邊。張鶴珊告訴記者,城子峪周邊的幾個村子,除了後來遷入的,都是當年這些官兵及其家屬的後人。

張鶴珊説,在一些村民的家譜中,能夠查詢到相關記載,還有人在義烏找到了當年同宗同源的後人。

在他的巡護線路上,有一座較大且保存較為完整的敵樓,村民根據其外形稱之為“六眼樓”。他聽村裏的老人説,這座敵樓當年被戚繼光親自命名為“斷虜台”,曾豎有一塊石碑記錄此事,但後來毀於戰亂。張鶴珊認為這是當年歷史的重要見證,考慮到石碑雖然被毀但總會留下痕跡,他決心一定要找到它。

保存較為完整的“六眼樓”

“在山林的亂樹中尋找一塊石碑的遺蹟不容易,一找就是近10年。”巧的是,後來的一場山洪沖走了附近地上的腐枝爛葉,一些碎裂的石塊露了出來。張鶴珊經過辨認,從一塊較大的殘骸上辨認出了“御倭”“太子少保”等文字,他決定將其送到博物館收藏。

然而,將這一塊殘碑運下山並不容易,為此張鶴珊自己掏了幾百元請來幾個村民幫忙,這筆錢在上世紀90年代對於他而言可不是一個小數目。“石碑記錄了這麼重要的歷史,我不能讓它再受毀壞。”

對於這些村莊是“義烏兵”後人的説法,張鶴珊也一直在長城沿線尋找證據。花了幾年時間,他終於在一處山坳裏發現了一座墳,碑文中開頭便是“×××,原籍浙江金華府義烏縣人氏”。他將這一發現告訴義烏地方誌市志辦公室有關人員,若干年後,他作為“義烏兵”後人的代表,被邀請回到家鄉探親。

不斷收集長城故事

講給更多的人聽

張鶴珊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關於長城的故事傳説?他説,自己是從小聽着這些故事長大的。

“小時候,家裏大人在睡前常會給我講有關長城和當年守邊將士的故事,其他村裏的大人也經常講。”每當聽説了有趣的故事或傳説,張鶴珊就會帶着小夥伴一起去長城上尋找對應之處。於是一座敵樓、一塊石頭……在他眼裏都有了故事。

在巡護長城的這些年裏,他也一直有意識地從其他村民那裏瞭解身邊這段長城的各種傳説。他將這些整理記錄下來。最終,張鶴珊從收集到的故事中精選出25篇,出版了《長城民間傳説》一書。為什麼會“自修”了一座敵樓?什麼原因使得城子峪一帶的清明節與其他地方不同?是誰派一羣媳婦兒駐守一座敵樓?張鶴珊在書中作了繪聲繪色的講述。

張鶴珊出版的《長城民間傳説》一書

除了收集民間傳説,張鶴珊也一直在學習關於長城的歷史知識。在他的書桌上,放着二三十本有關長城的書籍,有的已經泛黃,上面滿是他的勾畫和筆記。

他告訴記者,這些故事對保護長城還起到了特別的作用。

“會有一些驢友來這裏的長城遊覽,有人會留下垃圾,甚至亂刻亂畫。”張鶴珊總結出一個辦法,每當知道有驢友要來這裏,他都會提前想辦法聯繫上“驢頭”,告知他們需要注意的保護事項。

只要有時間,老張都會陪驢友們一起遊覽,一方面進行監督,一方面為他們講述長城的故事傳説,“我發現,當他們瞭解了長城的故事後,會自發地對擁有厚重歷史文化的長城產生崇敬之情,亂扔垃圾或亂刻亂畫的現象就很少出現了。”

積極提出保護建議

有些如今已經實現

張鶴珊一直關注着長城的保護,並積極提出自己的想法。眾所周知,秦皇島夏季是避暑勝地,而老張另闢蹊徑地將目標投向了當地的冬季旅遊項目。他提交了一份從九門口至青松嶺的長城旅遊開發方案,在《秦皇島日報》上刊發並獲了獎。

他建議修建公路將長城沿線的景點串接起來,讓遊客更方便地遊覽長城,同時在沿線開設以長城為特色的農家樂,增加當地村民收入。近些年,他欣喜地發現,一些建議正在逐漸成為現實。

最近,65歲的張鶴珊也緊跟年輕人的節奏,用起了抖音。一位熱愛長城的攝影愛好者和張鶴珊成為朋友,為他開設了抖音賬號“守長城的老張”,如今已有超過25萬的粉絲。

現在,他時常用短視頻記錄下巡護長城的所見所聞,並通過它將長城建造和當年守軍的故事與傳説講給更多的朋友聽。

紫牛新聞記者|萬承源

紫牛新聞實習生|林芳旭

編輯|張冰晶

剪輯|萬惠娟

主編|陳迪晨

圖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

揚子晚報·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

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

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:

北京大成(南京)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

您有新聞線索,歡迎點擊爆料

| 微矩陣

地址: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:210092 聯繫我們:025-96096(24小時)

 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

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

 蘇ICP備13020714號 | 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 蘇B2-20140001